网页版登陆界面

深度-泰达-是中超保级神队 也是被资本摧毁的国企足球样本_1

深度-泰达:是中超保级神队 也是被资本摧毁的国企足球样本
原标题:深度-泰达:是中超保级神队 也是被资本摧毁的国企足球样本 在2020赛季中,整个赛季里只赢下一场比赛的天津泰达,以最经济的方式保级成功。谁也没有想到几个月之后,这支被称为“中超保级神队”的球队,没有倒在联赛的赛制里,而是倒在“未在约定及延时约定的时间期限内上交球员工资奖金表”。 直到足协要求最后一刻,泰达方面依然未提交球员工资奖金表,天津泰达已经放弃了注册,天津泰达彻底离开中国足坛。 泰达解散的终极原因是:天津泰达集团无法支付球队高昂的运营费用,加上中性名政策的推出,资方在房地产产业前景不明的情况下,必须抛开足球这个包袱。同时,整个天津市,没有一家国有或者私营企业有能力运营一支顶级联赛足球队。因此,天津必须抛弃足球。 被资本摧毁的天津足球基石 天津泰达的解散,意谓着天津足球最终在房地产市场不明以及由球员高薪产生的球队高额运营费用的情况下,即使拥有国企背景,天津泰达集团依然无法撑起足球这个烧钱的游戏。 天津队在1994年以甲B第二名的身份参加1995年的甲A联赛,当时球队的赞助商为三星电子,天津三星队一度成为很多津门球迷的回忆。1998年初,当时的天津经济开发区赞助并管理天津队,并将球队命名为天津泰达。年底,开发区将球队交给泰达集团管理。 天津足球开始长达23年的泰达时代。在泰达时代里,天津队是职业足球中一支非常奇怪的球队。 一方面,球员的年薪收入不高,但依然处于职业球员水平,且不必担心欠薪;在管理上,天津泰达球员的身份即是职业球员,同时又拥有国企员工的身份。 在天津这样的北方城市,人际关系由人的血缘以及工作单位支撑着,并形成了一个复杂的血脉网。在泰达时代,天津球员大概是全中国职业球员最舒服的:这体现在天津球员工作压力极低。球员的表现并不足以决定其在球队的去留,人际关系才是球员的第一生存力。 用一句话来形容:也许,天津的足球氛围就像古代埃及一样。不论外部的世界如何变化,这里保持着原来的模样。不过,天津足球还是感受到外部的变化,因为恒大的出现。 恒大的金元足球立刻摧毁了中超原有的生态环境:为了保证球队拥有竞争力以及面子,其他的球队必须紧跟恒大的风格。 在中国足球环境里,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现并收获成绩后,其他人必然跟风。从外援引进、斯拉夫籍教练的引入,一直到恒大的金元足球,皆是如此。 对于泰达来说,恒大只是吹响了金元足球的号角,而跟进恒大的那些投资商,最终对泰达产生了绝定性的影响。 对天津泰达影响最大的投资商,是华夏幸福集团以及已经被扫入垃圾堆的权健。 华夏与权健,均是在2015年进入中国足球。当时入主的都是中甲球队。不论是广州恒大,还是后来的华夏幸福以及已消失的天津权健,他们投资中国足球的目的,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 恒大希望把足球项目运作到新三板上市,产生更多的韭菜效应;华夏的想法不比恒大好到哪里去。至于权健,他们需要用足球来扩大企业的影响力,产生更多的重力井效应。也就是说,足球在资本的眼中,只是收割韭菜、形成足球与原有的核心业务的产业互动链,然后收割更多的韭菜。 天津泰达——包括从1998年至2016年间的泰达足球人,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资本会摧毁天津足球的基石。这个基石是用丰富的人际关系以及宽松的环境构建的,在这个环境里,天津泰达球员衣食无忧,习惯于自己双重身份和地位。他们缺少进取心,他们拥有面子,但这些在资本到来之后,统统化为乌有。 双重打击下的溃败 2017赛季,前天津权健队参加了中超联赛。在2016年,他们花了6亿进行引援,在2017年初,他们又购入了比利时国脚维特塞尔以及帕托。在2017赛季前,他们开出了仅次于华夏幸福的奖金数,即胜一场300万,平一场100万。 对于天津泰达这支拥有国企背景的俱乐部来说,他们觉得,泰达才是天津足球的老大。泰达于是做了一个更牛的决定,即天津泰达的奖金数,就要比同城对手多出十万元,即:赢310万奖金,平110万奖金。为了展现国企优越性,输球奖金十万,充分展现了国企对人的关怀和爱护。 结果怎么样呢? 很惨的。天津泰达球员在他们的世界里活的太久了,他们习惯于是天津足球的代表,习惯于过着宽松的环境。泰达在联赛第五轮以0-3负于恒大,第七轮以0-4负于华夏,第十一轮以0-3负于前权健。结果,球员们还拿到三场比赛的10万元输球奖金。 在第17轮输给苏宁之后,泰达把输球奖金给停了,第18轮输给了重庆力帆。天津泰达在第18轮后积15分,3胜6平9分,仅打入12球,是当时联赛中进球最少的球队,排在联赛第13位,距离降级圈的辽宁只有两分的差距。也就是说,在这个赛季,被称为保级三兄弟之二的泰达与辽宁要开始肉搏保级了。 泰达随后开出了巨额赢球奖金,赢一场奖金为900万,连胜后一场加一百万元的累积奖金。随后泰达拿到了四场胜利,开出了4100万的奖金。赛后结束后,天津泰达的奖金额达到6140万元,排在中超第四,是国企背景的中超球队中,奖金数最高的球队。 但是6140万元的奖金,也仅仅换来保级成功而己。在当赛季,恒大付出了7000万奖金,拿到20胜;前权健付出了7200万,拿到15胜;华夏付出了7050万,拿到15胜;而天津泰达拿到8胜。不过天津泰达是2017年全中国,可能也是全世界唯一一支输球有奖金拿的球队,而且拿了8场。 2017年的情况,在天津泰达身上一直在上演,一直演到了2020年。泰达方面虽然有巨额投入,但球员进取心不足,球队原有的双线条管理方法,只能造成高昂的运营成本。而泰达的情况,也渐渐恶化。 天津泰达集团在2020年6月的财务半年报显示,其营业利润为—422810220.22元。同时,虽然业务众多,但泰达集团的核心业务,始终是区域开发和房地产。区域开发即创城项目,泰达的核心业务就是一级开发与二级开发联动。在目前房地产形势不明的情况之下,泰达集团自身也必须轻装上阵,开源节流。而足球,就是属于要被节流的项目。 从眼前的新闻来看,我们无法统计出泰达在足球方面的实际付出,但三亿元的补薪传闻,证明泰达在投资足球方面消耗的巨大。以天津泰达城为例,这个建筑面积达到150万平方米的城市综合体项目的总投资,不过七十亿元。泰达现在也无法扛起足球这个烧钱的项目。中性名的改造,给了资方最好的退出借口。 在天津内,国企已经形成寒蝉效应:如果接手后大幅降薪甚至对球队进行改造,他们就改变了泰达养成的天津足球氛围;如果不改造,只不过用巨资接手一支年年保级的球队,那他们会受到更多的质疑——最重要的是,现在足球烧钱的方式,令天津绝大部分国企管理层感到恐惧。 对于个人投资商来说,他们面临的困境更多,不用一一多说。 天津球员一直活在优越的足球环境之中,投资方则在最近五年的时间里,跟随着金元足球的脚步,维护着自己和天津足球的面子。到了最后才发现,其他球队的金元足球还能唤醒球员的进取心,但是在天津不能。在烧钱的过程中,泰达方面发现即使贵为国企,也玩不起这个游戏。这才是天津泰达解散的终极原因,在金元足球以及队内缺乏竞争力的双重打击之下,这支生存了23年的球队,必须有如此绝决的方式,才能获得重生的机会。 (钱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